旅行无界,只待春暖花开

人们常说,人生本身就是一场旅行。《TATLER》用“旅行”主题开启新一年对世界的丈量和思考。因此,本期我们邀请了在旅游行业具有代表性的三位受访者,他们之中既有一直深耕于该行业的“定制旅行”开拓者,也有在多次路途中深受启迪并创业奋斗至行业顶端的挑战者,还有刚刚入行不久充满改革和创新激情的“ Z 时代 ”新人。待疫情过去,我们行走起来!

 

采访当天,出现了上海今年暖冬里鲜有的低温,空气中弥漫着这座城市特有的阴冷的潮湿,人们都还嗅不到春天的味道,也觉得离旅行的季节还远。可是,对于习惯了在路上的人来说,随时都是可以出发的时节。我们的三位受访人在寒冷里接踵独自前来,拖着一只简单方便的行李箱,一副惯常远行的模样,洒脱坦然。赞那度创始人兼 CEO 吴瓒第一个来到化妆间,完成今天的拍摄后,他还要赶飞香港;而迈科集团的二代何昕已经正式工作创业 4 年了,拍摄之后他也要赶忙去参加会议;白日梦的创始人孙博一大早登上飞机,从北京匆匆赶来……

 

640-608

吴瓒:白色高领针织衫 CERRUTI 1881,灰色格纹西装、深灰色西裤 均为BRUNELLO CUCINELLI孙博:深色印花衬衫 CHLOÉ、黑色针织长裤CRUSH COLLECTION何昕:白色T 恤,白色牛仔连帽衫 均为JW ANDERSON

在他们眼中这个世界很大又很小。对于世界和旅行认知的改变还几乎发生在这个时代的每一个人身上。旅行的意义正在丰富着它的内核并扩大着它的外延。不同的国家与文化也以全新的立体面貌展现在我们眼前,曾经由于距离和语言的隔绝而产生的刻板偏见也随之消解。而更大的改变还在于人的心境。

 


吴瓒

放松下来看世界

640-609
 

作为高端定制旅行行业的领跑者,赞那度的创始人吴瓒对待旅行已经有了另一番新的体味。去年,我们和他已经有过一次交谈,过了半年多,再与他见面时,他已经在新的旅程中更新了自己。

640-610

白色毛衣 CURRUTI 1881 ;蓝色牛仔裤 BRUNELLO CUCINELLI

 

 

吴  瓒
WU ZAN
赞 那 度 创 始 人 兼 CEO

吴瓒坦言,由于忙碌的工作以及对家庭和孩子的照顾,他已经很少有机会一个人去旅行了。但是最近,他“任性”地踏上了一次独自一人的旅程。他只身前往巴厘岛待了 3 天,学习冲浪。从早晨 9 点开始,一直跟随教练练习到下午 4 点,除了这一件事几乎什么都不做。“其实在你的身体特别专注的时候,你的精神反而是放松的。”吴瓒说。然而正是这种极致简单的生活节奏让他感受了久违的自由的味道,体会着运动的乐趣,感受到真实的进步,这些都让他特别地满足。后来,吴瓒又约了三个好哥们一起骑行。4 天的时间里,他们从丽江出发在中国西部骑摩托车走了 1,000 多公里。远离城市喧嚣,质朴的西南风景沿着崎岖蜿蜒的山路渐次展开,很久没有相聚的几个中年人在飞驰的摩托和马达的轰鸣中似乎又变成了很多年前那群鲜活的少年。

 
640-228

现在的吴瓒追求的正是这种彻底自在和放松的旅程,没有相机、没有复杂的规划、没有打卡拍照的炫耀心,一门心思地专注在一件事情上,清空杂念。“现在大家都太忙了,很多时间其实放在了一些并无意义的事情上。”吴瓒觉得我们身处在一个被社交媒体包围和被信息洪流无情淹没的时代里,人们在旅行的过程中依旧无法离开手机,还始终与之前生活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在不断打卡、拍照、刷屏的循环里错过了真正值得感受、值得留念的风景。“心态和状态不对,去哪里都不会真的放松,反而比平常更累。有的时候是有莫名的东西在迫使你去到那里,这并不是真正的旅行。”

640-229

吴瓒已经将近半年没发朋友圈了,这段时间里,他坚持每天早上 6 点半起床跑步。“我觉得自己的幸福感提高了。”他说,“也开始很关注自己真实的感受。”在这样的生活步调里,如今他再谈起高端定制旅行也有了更深一步的想法。“人真正追求的到底是什么?第一,在一次旅行中,你的心必须沉淀下来,放下手机,关注眼前和身边;第二,这次旅程你能够学到什么,心里有怎样的升华。时间和精神上的付出,才是真正的奢侈。”吴瓒认真地说道。


 

孙博

旅行跟我的生命交织在一起

640-609

 

孙博曾经在不丹与心理学家武志红老师有过一场对话。武志红问她,对这个世界的第一个记忆是什么?她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当她撬动开回忆的闸门,“我记得是在火车上,大约坐在什么位置,大概是什么样子的。”孙博说,“我跟父母提起的时候,他们非常惊讶,当时我大概只有 1 岁多。”她对于世界最初的记忆便是“在路上”,这也便成为了她今后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随着记忆逐渐地清晰,孙博回忆起小时候,作为植物学家的父亲常常来回世界各地,每次都会给她带回有当地文化特点的礼物。通过这些充满父爱的小礼物,孙博开始对这个丰富的世界形成了最初的认知和探索的欲望。

640-611
白色连身裙 GRACE CHEN

孙  博
SUN BO

白 日 梦 创 始 人

小学六年级,孙博就第一次独自旅行,从天津港坐轮船抵达山东烟台去探望在干休所休养的祖父母。她至今还记得那种感觉,耳边交织着波涛声和轮船的鸣笛,“并不孤独反而充盈着自由和雀跃”。也许正是这次的经历,让她意识到,“一个人旅行挺好,虽然当下可能会少了身边人一起分享的乐趣,但是却可以让你跟世界进行深度的连接。一个人的旅行表面很孤独,但实际上能与你对话的不仅仅只有人,还有物,还有整个世界。”孙博说道。

 

640-230

从大学毕业进入国家旅游局中国旅游出版社开始,到进入央视科教中心的科影传媒,再到 2009 年创立国内首家也是最顶尖的订制旅行机构 PALA 订制旅行,直至今天,她在俄罗斯贝加尔湖建立的星空下帐篷酒店和冰雪屋,以及她倾尽全力去打造的白日梦旅行平台,这些年间,孙博已经到过 180 多个国家和地区。

TqQs2zmK6lcVpyZlaZ0Hf950wywbgEMHwT6lXxIOiaGtAbJ2OAZQfcpsqfibTa3l4Od3guMMWHgIhNvmIicLIicZwQ

深蓝色连身裤,蓝色短外套 GRACE CHEN
 

她率先提出了“旅行设计师”的全新概念。她的客户包括了马云、马化腾、冯仑、敬一丹、陈鲁豫等来自各行各业的知名人士。然而,为社会名人订制奢华旅行却不是她创业的初衷和目标。她真正希望的是构建出一座连接“外部世界”与“精神世界”的桥梁。通过来自不同领域的人们,以旅行的方式架构和策划出蓝图,人们能够重新发现未知的世界,并且引发好奇心和想象力。

 
640-231

前几年,继 PALA 订制旅行后,孙博创立了“白日梦旅行”平台,从依靠企业内部旅行设计师一个人独立完成全套方案,变为把每个环节拆分得更加细致的复杂协同平台。2019 年创立的沉浸式旅行学院是邀请北大清华的教授学者们架构旅行的脉络,结合当地的独特体验资源,让旅行者重回历史当中,领略世界文明带给人类的价值。继“旅行设计师”之后,孙博提出了新的概念“旅行架构师”,他们将带给人们经由时间打磨出的魅力与跨界融合的灵感。

 
640-232

“白日梦旅行”承载着孙博对于旅行最终的梦想。“在白天做别人梦里才敢做的事,并且把它变成现实。”通过孙博和团队的设计,让曾经那些存在在幻想里、书本里的路变成可行的、可见的、可感的真实旅程。同时,孙博最终希望,她能够真正搭建起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未来每个人都可以借由旅行,来感知最丰富的现实世界,在自己亲手设计的旅行中,更加丰盈自己的精神世界和人生。


 

何昕

打造城市年轻人的第三空间

640-609
 

很难相信,何昕是一个 95 后“ Z 时代 ”的人,他脸上还存留的少年感和成熟的谈吐与清晰的商业逻辑多少有些格格不入。今年,还不满二十出头的他已经打拼近四年的时间了。虽然作为迈科集团的二代,何昕拥有丰富的资源和机会,但年轻的他充满了理想的激情,他希望能够在得天独厚的机会下做得更漂亮。

 
640-612
 
 
何  昕
HE XIN

迈 科 集 团 二 代

年少成名所背负的荣耀总是一把双刃剑,结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之后,他也很少能像同龄人一样聚在 club 里喝酒蹦迪,待在家里对他来说是最好的放松和休息。甚至,在年轻人都在忙着互联网社交的时候,他竟如同一个步入中年的 80 后一样,感叹起互联网尚未如此发达时简单的日子有多美。而对于旅行,他也选择“养老”模式,“自然风景好一点的地方,远离城市,像瑞士的童话小镇”。

 

640-233

何昕回忆起了在美国读书时,曾自驾前往黄石公园。一路上尽是原始质朴的风光和野生动物。“那个时候理解不了,现在再回头想看看,真的想再去一次。”这次旅行期间,除了酒店之外地方都没有手机信号,放下手机,享受风景变成了唯一的选择。“也正是在这种时候,人们才能够真正放松下来沉浸自然。”何昕说。

640-613

由左至右:白色高领毛衣,米色针织开衫 BRUNELLO CUCINELLI ,黑色皮衣 DUNHILL

 

也许是因为他自身的成熟,也许是因为我们对于“Z时代”的误读,其实即使是成长与互联时代的他们对于媒体和社交网络的轰炸也感到疲惫。“人们都躲在屏幕后面,不再与现实中的人交流。”何昕说,“因此,我希望在酒店里为旅行的人营造一个场景,让酒店不再仅仅只有住宿功能,而是让不同人在不同场景下产生新的连接。我把它叫做第三空间。”何昕希望人与人在旅行中、在酒店营造的场景里产生并碰撞出新的火花,让每个人在每段旅程中都在孤单。对于不爱独自旅行的他来说,这也是一个贴心的且充满可能性的方法。但采访的后,何昕还是跟我们分享了他唯一一次独自旅行的经验,而且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640-234
 

去年,他一个人飞往泰国清迈,每天在陌生的街道上穿梭,他说这是给自己一个放空的机会。“让自己彻底静下来,因为在城市里没办法想很多事,一定要把自己逼迫在那个环境下,什么人都没有,也不认识别人,就这样去放空去想,你自己想不通的事情。一个人走在街道上,很舒服。”两天之后,想通了,何昕也就回家了。“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一个人的旅行”。孤独的旅程,一生中再所难免。早点到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发表评论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