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一场影像与个人的诗意对话

  摄影是唤起,是告知,是窃取,是解释,是诱惑,是讲述——关于摄影,它其实难以定义。随着摄影观念的拓展,如今摄影的边界变得日益宽泛和模糊,但回到具体的个人作品,它又变得清晰、亲切、可感。这时镜头就成为摄影者与影像之间开展隐秘对话的媒介。广州本土年轻摄影师爱美丽便是这样一个在影像与心灵之间构筑精神性互通的人。

  20世纪九十年代生于广州的女孩爱美丽,香港中文大学视觉文化研究硕士毕业。爱美丽是她的笔名,人长得美丽,名如其人。因为年轻,她尚且还谈不上资历多深,不过,从2016年开始,爱美丽陆续有摄影作品展览及获奖,持续燃烧着她摄影的诗心之火。2019年底,爱美丽摄影个展《忘》在橙舍美术馆举办,共展出49幅作品,比较全面地展示了她不同时间段、不同格调的作品,获得了业界的好评。摄影是她的立场,相机就成为其成长岁月的见证,影像则是她生命的欢愉。

  受今年疫情影响,爱美丽原本于今年3月至4月期间的拍摄及展览项目,被迫延期。在此期间,作为对自己创作经历、心得的一种沉淀和整理,她又拍摄了不少作品,其中一部分在4月29日“艺术厦门”线上新锐艺术家板块展出。例如《海浪》系列,以大海的浩瀚和海浪的壮观,表现了大自然的广阔和力量,借此蕴含了摄影师对人与环境关系的反省和对自然的敬畏;作品《缓慢生长》当中,无数的树木指尖低垂,指向地上的尘埃,枯萎的树叶回归土地,而留下的树林将继续对抗风雨,缓慢而顽强地继续生长,通过这幅作品,摄影师表达了人类众志成城、共克时艰的不屈意志。

  当摄影作为一种理解世界的方式出现时,爱美丽首先要处理的是自己与拍摄对象之间相互呼应的关系。她的作品有时候是人与自然之间诗性的映照,或者是无意间的介入,也许是一种灵光乍现、无须遐想的冲动,这里面有长时间观察的精心安排,也有真实与虚构交融的景象。必须出现新的认知,摄影才有意义。也就是摄影师在面对心仪的物象时,要发现其独立的个性但又具有一定群体性意义。我想,当爱美丽了解了事物可见的与不可见的特性时,她的镜头语言就找到了约束性的力量,并由此冲出景框的边界,持续不断地产生言不尽意的效果。这些都在她的《浮光》《风》《夏浪》等作品里有所体现,视角敏锐并富有旋律感,图像的叙述和语境不时跃出,处处透露出诗性的痕迹,宽广而丰沛。

  摄影是镜头外语言的延伸,它要穿越虚浮的表象,触及事物的深刻,形成精神真实的认知。这自然是困难的事情。爱美丽给日常生活中的鱼拍了一张肖像,命名为《忘》,作品几乎没有对焦,产生出模糊的幻影。尽管这张作品失焦,“晦暗不明”,却让人感受到光线的魔幻。“对于光线的运用几乎总是对时间的描摹”,敏感于光线是一个摄影师的天赋,来自光线的沉迷就是对时间的迷恋,它是光线与时间背后双重的想象力。所有的摄影作品都不是静止的,当我们开始进入,就带来心理时间的变化。对那尾鱼凝视久了,内在就加速,就如同加速了的火车驾向别处,你不需要看到其清晰的身影,只需要改变你眼前的实景。好的摄影作品有其本然的状态,摄影师镜头下的事物与观者的关系,都是某种直觉使然,仿佛人与图像相互之间受到彼此的启示。这就是法国哲学家鲍德里亚所说的“拍摄照片不是将世界作为物体理解,而是将世界看成物体,把埋藏在叫作‘现实’的东西之下的他者挖掘出来”。

  摄影是影像化的行动,作品在爱美丽这里诗化了,她也就成为视觉诗人。她拍于日本北海道的《冬日之歌》,构图严谨,是美的存在与发现。作品前景雪地里三三两两的树枝是一种寂静,而远景里的灰色大海却有着某种烟波的神秘,弥漫着梦的呼吸。空的雪地上的树枝似乎代替了人,倾斜着走向大海,或者站在那里听着大海的的回响。那是自然之间的对话,那一份纯粹白色的光呼应着灰色的光,透露出一丝原始的稚气,如此的谧静,不需要有人打扰。

  同样的,她拍的《残雪疯了》,观之,仿佛有熟悉又陌生的狂风暴雪刮过来,燃烧的雪一瞬间满了枝叶。作品的底色是黑色,雪花均匀遍布画面,而倾斜的芦苇露出生命的容颜,但我能感受到风带来雪的时光。风在作品中是看不见的,这是摄影带给我们的联想。诗性由此有了独立的存在,偶然的诗意成就了日常光景里的意外。摄影之所以打动心灵,还在于它画面浓缩的诚意。线条是爱美丽所迷恋的,她对线条的凝望与把握,缘于画面的到来让她的心脏随着节奏而跳动。无论是她拍于日本的《木石系列——扶风》《夏浪》,还是拍于墨尔本的《风》,都隐藏着风摆动出来的线条,在狂喜的凝视里,那风的思维随着快门的按下而定格在妙不可言的痕迹里。

  在爱美丽看来,“忘”意味着摄影师应该遗忘掉镜头后面的自己,与镜头将要叙述的事物合二为一。摄影是在碰巧的时候,将瞬息万变的时间流定格在某个瞬间,像诗歌的灵感为闪电所照亮。这是一种具有高度偶然性的即兴创作。在爱美丽的作品中,被捕捉的时间仿佛不是即刻的而是永恒的。

  在线下工作部分因疫情停摆的这段时间,爱美丽也获得了更多思考和转向的空间,这段时间她开设了个人公众号“爱美丽Amelie”,里面记录了她的摄影以及与影像内容相关的诗作,例如探讨摄影中的艺术性与社会性关系等话题。同时,公众号里还附上了她近期的诗作,她计划将这些摄影与诗歌作品集结成书。如她所言:“我个人的创作更多涉及自然与艺术当中灵性的部分,而在文字之中,诗是最接近的表达形式。我希望透过摄影与诗的结合进一步探索人的灵魂需求,消解疫情带来的孤独和焦虑,用艺术的美感抚慰人心,让灵魂有婆娑起舞的空间,有向往未来的勇气。”

  摄影与诗歌一样,都是对世界的提问。摄影不需要答案。摄影之于爱美丽是一种痴迷,一种升起与落下。图像有非常多的功能性,在爱美丽这里,它是审美,是洞悉,也是自由的引发,这正是年轻的爱美丽的长处。那未经曝光的感光材料,有着谜一样的诱惑力,当这种力参与进爱美丽的镜头,唯一的谜是她的眼睛,构成了她观看世界的方式。一切都会涌向镜头,当她举起自己的徕卡相机时。

本文内容由丽人女性网 提供,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bicoo.com/

发表评论

相关